西部熱線-西部新聞網 | 助力西部開發,關注西部民生! |
adtop
adtop01
當前位置: 西部熱線 > 西部經濟 > 財經

暴風陷“風暴”,昔日影音霸主走上窮途末路?

作者:文輝    欄目:財經    來源:中新網 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2-07 10:33

業績巨虧、實控人馮鑫被捕,高管離職,員工大量流失,主要業務陷入停頓狀態,這兩年,暴風集團演繹了一部華麗麗的“滑坡”史。暴風集團到底怎么了?下一步是否就走到盡頭?

窮途末路的暴風集團

3日,暴風集團發布關于股票存在被暫停上市風險的提示性公告,稱近期公司主要業務陷入停頓狀態,面臨無業務收入來源的風險。公司的辦公場地租金支付到2020年2月底,屆時如果無法及時繳納租金,將面臨無辦公場地的風險。公司員工持續大量流失,目前僅剩10余人,同時存在拖欠部分員工工資的情形。

公告的內容透露出一個信息,暴風集團已窮途末路。這兩年,暴風集團如同一個被拆解的玩具,慢慢地分崩離析。

——馮鑫被捕 高管紛紛出走

9月2日,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、職務侵占罪對暴風集團法定代表人馮鑫批準逮捕。其擔任著暴風集團董事長、總經理、董事會秘書的職務。

馮鑫被捕后,據暴風集團10月30日公告披露,暴風集團董事會收到公司副總經理張鵬宇、首席財務官張麗娜和公司證券事務代表于兆輝的辭職報告。

10月31日,深交所緊急向暴風集團下發關注函,稱暴風集團除已被批準逮捕的總經理馮鑫外,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已全部辭職,協助信息披露事務的證券事務代表也已辭職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暴風集團公司董事趙軍、董秘王婧、副總經理呂寧、監事會主席李永強等人均已在2018年辭職。高管紛紛離去,與暴風集團急劇惡化的經營狀況不無相關。

——業績巨虧 或暫停股票上市

在發布張鵬宇等高管離職公告的同日,暴風集團發布了第三季度財報,2019年前三季度,公司營收9360.05萬元,較上年下滑90.95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-6.5億元,同比下滑184.5%。

其實,業績虧損的“鐘聲”自去年起就已敲響。2018年暴風集團營收11.3億元,同比下降41.2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-10.9億元,同比下跌2077.65%。

這或許是暴風集團披露的最后一個年報。由于人員流失嚴重和暫無合作的審計機構,暴風集團存在無法在法定期限內披露2019年年度報告的風險。

財務風險顯著惡化下,暴風集團還面臨被暫停上市的風險。

截至2019年9月30日,暴風集團資產總計約為3.6億元,負債合計約為10.17億元,若暴風集團經審計的2019年度財務會計報告顯示2019年年末的凈資產為負,深交所可能暫停其股票上市。

由于頻頻“爆雷”,截至12月4日收盤,暴風集團的股價已跌至3.22元/股,市值僅剩10.6億元。

曾經行業老大,為何走到這步田地?

2015年3月,暴風集團正式上市時,曾憑借124個交易日55天強勢漲停的表現,被稱為“妖股之王”,市值一度逾400億元。當時廣大股民絕不會預料到,曾經的“妖股”會陷入如此局面。

梳理暴風集團的發展歷程,這個曾被阿里看中的企業,“前半生”走得頗為順利。

2005年,馮鑫創辦了主打視頻播放器的酷熱影音。2007年,馮鑫1200萬元收購暴風影音,成立了北京暴風網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。

當時暴風科技推出的暴風影音可以支持680種格式。得益于這一優勢,暴風迅速獲得行業領先地位,曾占據70%的市場份額。那時候優酷才剛剛起步,愛奇藝還沒“出生”。

本來前途一片光明,但在馮鑫領導下,暴風先在版權戰場上“繳械投降”,后在戰略上頻頻失誤,又在資本場上一敗涂地,導致暴風如今落到這般境地。

第一個失誤

——放棄版權爭奪

隨著國家對版權保護的重視,自2010年開始,國內各家視頻網站進入爭奪版權的燒錢階段?!邦^部內容決定流量”成為多家視頻網站的共識,優酷、愛奇藝等為了擴張用戶寧可承受大額虧損。

當時還是行業龍頭的暴風影音則選擇保守戰略,放棄版權爭奪,在內容采購上盡量不燒錢,而是專注到產品體驗上。

“生買版權,生把錢消耗掉,這個不是我們(暴風影音)能熟悉的戰場?!瘪T鑫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。

這或許是暴風作出的第一個錯誤決定。

雖然在短期內,暴風憑借不燒錢戰略,加上廣告收入,實現了連續幾年的盈利,成功在A股上市。但這一選擇也給暴風日后的發展埋下了隱患。

不燒錢買版權的第一個后果就是讓暴風頻頻因內容侵權被告。樂視、優酷、搜狐、騰訊等視頻網站訴紙無一落下。

還有一個更深遠的后果是廣告收入大幅縮水。

一直以來,暴風都是靠視頻廣告“發家致富”。招股說明書顯示,暴風的廣告收入占了主營業務收入的一大部分。2012年-2014 年,公司廣告信息發布與推廣業務收入(含廣告收入及軟件推廣收入)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分別為 99.95%、99.82%、98.28%。

但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到來,各個視頻網站都有了App,并因為海量的正版內容擁有了自己的忠實客戶。暴風由于視頻內容缺乏,體驗度不好,導致用戶被分流,進而廣告收入持續下降。

數據顯示,2017年,暴風廣告收入為4.28億元,下降26.13%;2018年,廣告收入暴跌66.74%,至1.42億元。

第二個失誤

——讓暴風成為“第二個樂視”

如果說放棄版權爭奪是馮鑫下的第一步錯棋,第二步錯棋就是把暴風變成了“第二個樂視”。

這些年,馮鑫先后布局“鐵三角”(暴風電視、暴風影音、暴風魔鏡)、發布“DT大娛樂”、“N421戰略”和“All for TV”戰略,在追逐風口的同時,也讓暴風負債累累。

2014年9月,暴風發布第一代VR產品暴風魔鏡,后又推出多款VR產品,其創辦的暴風魔鏡也成為國內最早進入VR領域的公司之一。

但由于市場判斷失誤,后來暴風魔鏡經營陷入困境,中信資本提前撤資,由于馮鑫與其簽署對賭協議,導致股權被凍結。

2015年,暴風提出DT大娛樂戰略,稱將通過大數據關聯暴風的各項服務,包括視頻、音樂、游戲等業務;2016年,暴風將其升級為“N421戰略”,即依托4塊屏幕(PC、手機、VR、TV),打造2塊核心的內容再生平臺(影業、體育),以DT這1項核心技術打通平臺與服務。

2016年3月,暴風宣布以31億元收購影視公司稻草熊影業、游戲公司立動科技、游戲發行公司甘普科技。結果因監管風向改變,收購申請未獲批準。

同年5月,暴風集團向體育領域發力,與光大資本、光大浸輝共同發起收購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 65%股權,后來MPS破產清算并引發一連串的訴訟。此舉也為馮鑫被采取強制措施埋下伏筆。

外界推斷,馮鑫可能涉及在收購事項中行賄,甚至可能涉及職務侵占、挪用單位資金等。

2018年年初,馮鑫又提出“All for TV”的集團策略,并在發布會上表示,“我們以后不談鐵三角。2018年到2020年,我們內部和對外只說一件事情,就是暴風電視?!?/p>

但暴風TV2018年銷量只有約70萬臺。財報顯示,2018年暴風集團陷入巨額虧損,主要是受電視業務的拖累。

“出道即巔峰”的暴風集團這幾年在下坡路上越走越遠,其高管和股東也紛紛減持股份。據媒體報道,暴風集團上市三年時間內,所有高管均不斷減持公司股份且未見一次增持,共減持35次,套現金額超過1億元。

馮鑫去年曾表示,暴風上市3年,面臨著3個問題:上市公司沒有融資和并購,對債權融資和股權融資的認識不對,以及我們在業務布局上也有貪婪?!氨╋L走到今天這個地步,99.999%還是要怪自己?!?/p>

“成也馮鑫,敗也馮鑫”。不管怎樣,曲未終,人已散。

adl03
adr1
adr2
老快3预测软件 遇乐棋牌大厅官网下载 姚记电玩城特邀送180元 街机金蟾捕鱼下载 福利彩票上海时时乐 澳洲幸运8在线开奖 浙江11选5走势图表 手机大庆麻将漏宝技巧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号 nba季后赛 腾讯分分彩手机版下载安装